消失的消逝

【都市传说】(瑞金)

*咸鱼文笔orz

*感谢两位一直催稿的天使,不然我可能压根就赶不上_(:з」∠)_

——————

呼——
一阵冷风吹过,几片干枯的树叶在空中盘旋,眼前这条平时就人际稀少的小巷此时更显的恐怖阴森。

格瑞抖了抖身子又继续向前走去,没办法,这是回家唯一一条近路。

过了一会,格瑞感觉有些不对劲,平时这个时候早就走到小巷尽头的路口,可现在。。。。

格瑞看着那永无止境的小巷停下了脚步。

——

“哈,格瑞你还走这条路啊?”凯莉叼着棒棒,不过这并不影响她说话,“最近传闻晚上七点半后那里会有个迷宫,一旦进去就永远,永远困在哪了——”说罢还露了个恐怖的表情想要吓唬他。

“凯,凯莉,既然困在那了为什么还会有人知道这个迷宫啊。。。”紫堂想要争辩,却在对方一记眼刃下乖乖闭嘴。

“无聊”

“切,爱信不信。”

——

在简短的回忆后,一向坚持是无神论者的格瑞看向了自己的手表。指针精准的停在7.31。

好吧,看来有时还是要听一听凯莉的话的。

回头看去,原本的道路也发生了变化,本该是直通的小巷变出了分叉口,两边的景物十分怪异就像直接将两个相隔甚远的建筑拼贴在了一起。

“。。。。”

既然是迷宫的话总得有出口吧,格瑞从背包中拿出记号笔在分叉出做下标记,并一边探索一边在纸上描绘地图。

迷宫还是简单的,至少对于格瑞来说是挺简单的,在摸透几个死角后格瑞成功摸到了出口。

呼——终于结束了吗?

缓缓走向出口,却未曾发现一位金发少年呆呆地站立在身后,注视着他,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些什么。

=

当格瑞再一次被困在迷宫里时,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明已经特意绕开了小巷,却还是能进入到迷宫。

“。。。。”-_-

这一次迷宫发生了变化,不仅面积扩大一倍,其中更是增加了许多陷阱。说是陷阱倒不如说是恶作剧,比如突然掉下的面粉,不知道从哪儿变出的蜂蜜,还有一大桶冰水。。。。

而且每次他不幸碰到陷阱后总会有一阵少年的阳光的笑声,还有一张小字条,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对不起以及一个笑脸涂鸦。

就这样一而三再而四,渐渐格瑞也习惯了被召入迷宫的生活,习惯现在迷宫内写完他的作业在起身寻找出口,反正外面的时间相对迷宫内是静止的,那倒不如在这儿节省时间。

而且迷宫也随着他的进入次数而发生变化,原本还可在迷宫里遇见同样寻找出口的陌生人,渐渐只剩下他一人,不仅如此,黑暗处那道注视的眼光越来越强烈了,幸运的是自己早已摸出迷宫的套路,寻找出口不再那么耗费时间。

当他再一次即将找到出口时,一个少年拽住他的胳膊,“你可以走这边。”

格瑞看向少年所指的方向,哪里的路口已经被标记过,明显是条错误的路线,便继续向前走去。

“诶诶,别走嘛,你还可以试试那条路——”少年不依不饶道,在看见格瑞有些发黑的脸色后乖乖闭上了嘴。

鬼知道他在那条路上布置了多少机关。。。

格瑞看着拽着自己胳膊的少年,金色的头发从帽子下钻出,碧蓝的那双眼睛正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一米六的身高更是让少年显得有些。。。可爱?而且少年似乎单纯的将整个迷宫作为游戏,并不是故意将人困住而形成凯莉口中的都市传说?

格瑞沉默的看着少年,对方似乎被他的脸色吓到,便如倒豆子般将自己的所做所为说了出来,并一个劲的道歉。

“真的很对不起!我只是。。。很想有人能陪我玩一会。”

“。。。。”

其实格瑞知道,每一次自己在迷宫里探索的时候,少年都会跟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摸索道路或是被陷阱整蛊,而且每一次都会在出口向他道别——只是他不敢太大声说出来,或者说害怕与自己面对面。

“作为补偿,我可以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虽然不算真实”话音未落,周围的场景变幻,他们一下再出现在了。。。比萨斜塔上?这。。。。格瑞看了看周围,的的确确是比萨斜塔,但却看不见半个人影。再一眨眼时,他们又身处于伦敦大桥上。

就这样,在少年的掌控下他们逛过一个个景点,大部分都是格瑞向往,却被钱包而阻止的地点,最后停留在某个公园内。

碰——

灿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湖水倒映着两人的身影,夜晚的城市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美丽。

“我叫金,以后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啦。”少年将手中不知道从哪儿打劫来的奶茶递到格瑞手中,专心致致欣赏起烟花,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微微上扬的嘴角。

=

“凯莉。。。这样不好吧。”紫堂看着正在乱翻格瑞抽屉的凯莉劝阻到,“乱翻别人抽屉什么的。。。”

“切,本小姐只是看看而已,又没拿什么东西。”说着便将一本有些老旧的书本从抽屉中抽出,翘起的书角显示了它被翻阅的次数。

“哈,你看,我就说了嘛”凯莉快速翻阅了下书本,“都市传说。。。移动的迷宫。。。没想到格瑞对这个也有兴趣啊,明明平时我跟他聊这些时都还是面瘫的样子。”

“哟,这还有本迷宫攻略呢,啧啧啧。”凯莉好奇的翻开,却不料书中夹杂的纸条纷纷掉落撒了一地,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她分辨不出的三个字以及一个笑脸涂鸦。

书中还夹着一张素描,只可惜还未翻开就被格瑞抓包。

“真小气,”对着格瑞的背影做了一阵鬼脸,随后又很欣慰的感叹起来。

“我就帮到这儿啦,同样作为都市传说,真羡慕你啊。”

the end

【杰佣】雾都(下)

*rua!

*没有脑洞呜呜呜,欢迎点梗哦。

*新坑有个园医,那位天使愿意贡献下脑洞_(:з」∠)_

——

就这样,奈布在庄园内度过平淡的几天后,终于发生了些有意义的事。

——公爵去世了。

杰克作为唯一的继承人自然而然成为了新的公爵,并重新雇佣奈布成为自己的保镖。而杰克基本不出门的习惯,倒是让奈布省了许多麻烦。

于是乎,奈布安心的在庄园内过起了养老般的生活,就这样平淡的过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某天他突发奇想想要拜访下艾米丽。

而此时杰克正好坐在书房里办公,为了不打扰了他,奈布只是通知了下新来的管家,便跑出了庄园。

=

“请问您需要什么呢?”店长奇怪的望着这个在他店前徘徊许久的男子,礼貌的说道。

“抱歉抱歉,请问您知道之前这里的一个诊所吗?”

“您是说艾米莉小姐吧,她欠下了一笔债务,早已经搬离了这里。”

“。。。谢谢。”

自然的走向通往自己公寓的小路,却被工人拦了下来。

“抱歉,您不能进入这里。”工人坚决的说道。

“可这里是我的。。。家。”

“我们在施工前已经通知了所有住户搬离,您不可能没有收到通知。”工人有些迟疑的打量着奈布,似乎在怀疑。

“额。。。抱歉。”

“你好我找。。。。”当奈布看到前台的接待员时愣了一下,陌生的脸庞,他敢保证在他的记忆里绝对没有这个人出现在警局里。

“我找布莱克警长。”

“布莱克?他早就退休旅游去了啊。”接待员不解的看着他,“你找他有事吗?”

“。。。。。”

=

当奈布失落的回到庄园时已经是深夜了,佣人都已睡下,只有杰克还守在餐桌前等他回来。

“玩得开心吗?”虽然杰克依旧对着他微笑,但奈布可以感觉到杰克的愤怒。

“抱歉”奈布机械的重复着这个词,眼神呆滞。有人在消除他存在的标志,而且能做到让艾米丽搬离,拆除公寓,甚至让警局里的人消失,想想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该死,到底是谁要这样对他

在看到奈布这样的神情后,杰克放柔了语气,并为奈布递上一杯开水。在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后,两人的关系不像是主仆,到像是朋友,又或者。。。。

奈布接过水杯一饮而尽,看着餐桌上的各色菜肴却失去了胃口。“这样可不行啊,”杰克用刀叉叉起肉块送到奈布嘴边,“好得吃一点吧,小先生~”

——!!!

在听那称呼时奈布猛地跳了起来,先不说平常杰克对他的称呼都是奈布先生,单是之前收到的十几封骚扰信件就足以让他对这称呼印象深刻。

“你是!————”

“开膛手杰克,或者您可以直接称呼为杰克。”杰克优雅的放下刀叉,不紧不慢的说道,“很抱歉,我一直拖到现在才与您见面。”

果然不错,之前与艾米丽曾闲聊过这个臭名昭著的杀手,当时艾米莉还大胆猜测对方是双重人格,没想到一语中的。掏出一只随身携带的弯刀严阵以待,却发现对方只是掏出胸前的怀表发呆。

3..2..1

噗通——

“这可是艾米丽的特效安眠药哦,希望您喜欢——”

=

再次醒来时奈布发现自己被束缚在一张铁质手术台上,一旁的实验台上还陈列着一具女尸,从她脖子上的坠饰可以辨认出,那就是他的上一任保护对象——玛莉小姐。

视线移向女士手腕处,果然发现了与公爵戒指上如出一辙的图案。该死,他怎么就忘了,在停尸间里陈列的每一具被杰克杀害的妓女手腕处都有一样的标志,而且似乎不止这些地方。。。。

手臂处传来一阵刺痛,一股酥麻感扩散到全身,接着杰克用他那戴着消毒手套的手捂住了奈布的眼睛。

“嘘~睡一觉吧。”

=

 “欢迎诸位能够来参加我的画展。”杰克热情的招待着那些权贵,虽然他们的本意并不是来参加画展。

其中一位伯爵忽然停下了脚步,驻足于画前,与其他的画所不同的是,画中并未出现伦敦的风景,而是一位少年醉醺醺的躺在由两块木板平成的“床”上,巡警的制服被随意的盖在身上,嘴边的白色缝线倒是格外的令人心疼。

管家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他时悄悄离开了现场,溜进了杰克的房间。房间十分昏暗,所有的阳光都被厚重的窗帘阻挡,管家点燃早已准备好的蜡烛,一步步靠向床边。

轻轻扯下被子,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奈布时他还是吓了一跳。

对于这个雇佣兵,他一直是又害怕又敬重,敬重是因为奈布的战功,而害怕则是因为怕被奈布认出,他就是那个袭击了他的马夫。。。。

啪——

黑暗中,似乎有人拍中了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杰克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公,公爵大人,我们不应该清除那些可恶那些令人恶心的妓女吗?怎么连萨贝达先生他。。。。”管家瘫倒在地上,杰克将水银注入奈布身体的那一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嘘,他只是睡着而已,现在冷静一下,出去招呼客人吧。”

“。。。好,好的,公爵大人。”管家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整了整衣领后严肃的走出房间。

“好孩子都睡着了~”吻了吻奈布额头后重新盖上被子,锁门离去。

“哟,好久不见公爵大人。”警察局局长礼貌的打了打招呼便将手中的几张照片和资料递给杰克,“这是下次的目标,还得劳烦公爵大人您了。。。”局长谄媚的说道,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闪着耀眼的光芒。

——the end


文码好了,但我就拖到下周六发_(:з」∠)_

有天使贡献下园医的脑洞吗

【杰佣】雾都(上)

    rua!

*bug有,我尽力了

*无论怎么写奈布都写不出我想象中的那样帅气QWQ

——-————

“呼,这伦敦夜晚还是这么冷。”奈布搓了搓手臂继续巡视,幸好他掐准了点跑到酒馆先喝了酒再出来巡逻,不然就这温度,能直接把他冻成冰棍。

  已经从雇佣兵退休的他不得不为了生活而接受巡警这份工作——在别人睡觉时出来闲逛,对于这份工作奈布其实一开始是拒绝的,直到发现巡视路线正好经过酒馆。。。。

  今天好像是要去艾米莉那领药的日子,正好顺着这条小巷直接到达诊所。想到这里,奈布加快了脚步。但在路过某个拐角时又停了下来。

  这是。。。。

  奈布蹲在拐角,一只红色高跟鞋静静的躺在那,地面上隐隐约约有挣扎的痕迹,还有一股血腥味。

  血腥味很淡,淡到奈布几乎以为那只是他的错觉,不过一想到伦敦最近的新闻,奈布瞬间有了中不祥的预感。

      放下煤油灯,尽量放轻脚步,慢慢的向深处走去,拐角的尽头是另一条暗巷,平时很少人经过,就算出了事也。。。。奈布握紧了还不太熟练的警棍,慢慢靠近。果然,就在小巷的尽头,一个男人正蹲在地上,手术刀反射出微弱的月光,空气中充满了铁锈味。

可恶,还是来晚了吗。奈布咬了咬牙,握紧警棍猛地向男子脑部挥去,却被躲在暗处的另一人偷袭。打到了男子腹部。男子倒在地上,脸上的惨白面具遮挡住了容貌。正当奈布打晕另一人并拿起手铐接近男子时,那人却突然苏醒带着工具箱跑出小巷。

     在意识模糊前奈布吹响了警哨,然后全身无力的摊倒在地上

     希望有人能发现我。。。

=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啊,虽然我医术很高但不要老是回来当回头客啊!”艾米莉绝望的看着奈布“明明战争都结束了,我却还是得帮你包扎伤口,就不能省省心吗?!”

    “这个。。。抱歉啊”

   “还有啊,缺药了就来我这拿,别老是偷跑到酒馆喝酒,身体要紧。”艾米莉气愤的纠了纠奈布的耳朵,也不知道这次他到底听进去没有。。。没办法,以他现在的收入根本买不起药物,再说了总不能一直靠艾米莉提供的免费药物,相比之下,喝酒就显得经济又实惠多了。

     在包扎完后,奈布终于回到了他那破旧的小屋,大大咧咧的趴在勉强称之为床的木板上。

      叩叩——

      一封信从门缝下塞了进来,高贵的信纸看上去与这个简陋的房间格格不入。简单的看看了信封,上面除了收信地址外别无他物,质感倒是不错,看起来不是平民用得起的类型。拆开信件,便是扑鼻的铁锈味,信纸上的字迹清秀整齐,像是有受到很好的教育。

“尊敬的小先生,很高兴在那小巷中与你相遇。——J

   ps:这是那位女士的鲜血,献给你。”

    我去!不会吧,昨晚的杀人犯还真是开膛手,还知道他的住址!

    奈布有些心烦的将信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算了,反正他也没钱搬家,就算将信纸送到警局,那些饭桶也不会处理的,就当没看到吧。。。。

    拉开抽屉取出安眠药,倒出几片吞下后望着天花板发呆。

    希望能做个好梦——

=

    第二天——

   叩叩——

   又是一样的信封,信封还是一样的只有收信地址,只不过这次附上了个包裹。纠结一会后出于好奇心,奈布优先拆了包裹,然后他就后悔了。包裹不大,里面只有一个玻璃瓶加一些填充物,但就那玻璃瓶内的东西让奈布感到一阵恶寒。

“来自地狱:

亲爱的小先生,我送给您我从一个女人身上拿走并为您保存的一半肾脏。另外一半我煎来吃掉了,味道相当不错,如果您等的再久一点,或许我会送给您我用来取出肾脏的那把刀。

署名——J

您可以抓到我的时候,就来抓我吧,小先生。”

=

“你确定吗?”同僚似乎很不信任的问道,“那个杀人犯寄来了这个?”

“怎么可能,怕不是假冒领赏的吧。。。。”

“确实,像这群野蛮人。。。”

    背后的那些“绅士”还在窃窃私语,而奈布早就不耐烦的离开了警局。如果不是为了撇买嫌疑他根本就不想到这来。

   一群饭桶。

   之后的日子更加令人无语,开膛手虽然没有再次犯案但那越来越频繁的来信和花样奇多的包裹快要让他精神崩溃。

=

  “奈布先生,公爵大人邀请您参观他的庄园。”在某次巡逻中,一位管家拦住了他,并强迫他到达了庄园。这就是著名的雇佣兵——奈布.萨贝达先生吧”公爵站立在大厅中央,微微抬起头藐视的看着他。

   “ 是的,公爵大人我可以走了吗?”奈布没好气的回道,心里已经开始惦记着酒馆里的啤酒。

    公爵皱了皱眉,终于正视着奈布并压低了语气,“肯请您帮我一个忙,我将付出十倍的雇佣费,如果您能保密,我还可以提高价格。”

  “不会是什么违。。。。”

“不不不,只是保护一位女士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那您更得介绍清楚了。”奈布回道,并观察着公爵的表情,“如果不介绍清楚可是很麻烦的。。。”

“这。。。。”公爵脸上淌着汗,终于艰难的开口,“她。。。她是我的情妇,是一名妓女,我希望您能保护她,别让开膛手。。。”

“。。。。我接受。”

“那太好了,您今晚就可以在庄园内住下,明天就可以见到她本人,这里是定金。。。。”公爵将手中的信封塞了过来,中指的红宝石戒指闪着光芒,而宝石上的五芒星图案引起了奈布的注意。

好眼熟的图案——

“管家,将奈布先生带到房间去。”

“请随我来。”

沙沙沙——

一打开门奈布就看到一位黑发男子拿着铅笔专注着在画布上涂抹着什么。以至于奈布从身旁走过都没有发觉。

“他是。。。。。”

“这是公爵的唯一的孩子。”管家解释道,语气里没有半点尊敬,“时间不早了,您得快点回到您的房间去。”

=

     又是新的一天,不得不说上流人士的待遇就是好,这床的舒适度根本不是那两块木板可以比的。由于他的早起习惯,以至于他不得不等待三个小时,出于好奇心,他开始在城堡里瞎逛。

    佣人无视了他的存在,依旧自顾自的打扫卫生,倒是奈布在这偌大的庄园里迷了路。

吱—— 

     一道门虚掩着,似乎在诱惑着奈布进入,而门内似乎散发出了不好的气味。。。。

吱呀——

轻轻推开了门,房间内并没有奈布所想象的恐怖画面,有的只是排列整齐的画架,以及靠着窗口专心画画的那位黑发男子。当奈布推开门后,男子看了他一样,便又专心的涂抹起来,奈布凑了过去,那只是一张普通的风景画,看上去像是某条小巷。

或许那股血腥味只是他的错觉,该死的战争后遗症。。。。于是奈布满怀愧疚的退了出去但不得不又跑了回来。

“请问,大厅怎么走?”

     =

    最终在男子的带领下奈布准时的回到了大厅,一位优雅的女士正和公爵谈笑风生。

  “这位是玛莉,这位是奈布先生,他讲负责你的人生安全。”公爵礼貌的介绍到。说实话,虽然公爵正直壮年,但和一位20岁的女士站在一起还是显得十分违合。

 “您好,奈布先生。”女士打了打招呼,完全无视了奈布身旁的男子。

 “那么出发吧,雇佣兵先生。”女士甜美的笑了笑,自然的挽着公爵的手走向马车,完全不避讳一旁的男子。男子倒也不在意,默默的走回了画室。

     这对父子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月后,奈布终于了解到了这对父子奇怪的关系。“他是公爵大人上一位情妇留下的孩子,如果不是公爵膝下无子,把他收养回来,估计就在贫民区里夭折了。”管家一边准备下午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在知道自己曾经受过勋后,这位管家的态度也变好了许多,至少不像以前一样傲慢。“对了,奈布先生,我奉劝您一句,最好不要跟他交往过密,毕竟您也算半个上层人士。。。。”

    “啊,知道了知道了。”随便敷衍了几句后,奈布便跑向画室,整个庄园他都摸了个遍,再不能外出的指令下,奈布只能跑到画室跟男子聊天以打发时间。

      啊对了。。。还了解到了男子的名字——杰克,真是个烂大街的通用名啊。 


_(:з」∠)_没错我是来混更的

终于把天使摸出来了

文章努力在更了

(不过也没人看就是了)

基础不好,别打
(~_~;)

咕咕咕

该死的手机居然发不了两张图,生气。
算了明天试试电脑吧,我真的没有咕,只是在练习画画而已23333

【第五】android

*杰克and佣兵,红蝶and盲女

*仿生人梗,原设来源于(底特律:变成人类)

*有点私设,自己产糖自己嗑也是挺不错的嘛

*忘了之前我说过的话。。。。。

=杰克and佣兵

小前提:战争ing,因为敌方持有能让仿生人报废的电子病毒,所以采用一人一仿生人机制。

“您好,请问我的搭档奈布在哪里?”

正在处理文件的红蝶抬起了头,在初步扫描确认身份后,将奈布的坐标发送给他。

“您好,杰克希望您和奈布先生可以和睦相处。”在离开之前红蝶不忘叮嘱到,“他刚刚损失了他的搭档,可能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礼貌的笑了笑,但因为没有安装相应的程序,杰克的笑容看上去十分僵硬。

“您好,奈布.萨贝达先生,我叫杰克,我是您的新搭档,我的编号是JK500-62”

眼前的男子抱着一大束的白玫瑰,静静地站在墓碑前,根本不在意背后的杰克。

奈布.萨贝达  陌生

不知过了多久,奈布终于放下花束,转过身面对着他。

“知道了。”冷淡的越过杰克,走回总部。

奈布好感下降

=

“奈布先生,我觉得您有必要改善一下你的生活环境。”杰克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忍不住提醒道。杂乱的空酒瓶和衣服随意丢在地板上,明明挺空旷的房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作为他的搭档兼保姆(?)杰克默默的开始打扫房间,躺在沙发上奈布也不言语,直到杰克即将走入自己房间时才出声阻止。

“除了那里其他你随意,我先回房睡会,别打扰我。”

“好的,奈布先生”

“别加上‘先生’这个词。”话音未落,奈布已经关上了房间大门。

奈布陌生补充:脾气暴躁

“好的。。。。”杰克收拾好后走进厨房,正准备为奈布准备晚饭时,意外看到橱柜里静静地躺着一套精美的茶具,可惜的是,因为不经常使用而堆满了灰尘。茶具上只有奈布一个人的指纹,可两个茶杯都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可惜了。。。。”将茶具擦拭干净后摆回原来位置,其他的餐具都是一人制,也和茶具一样堆满灰尘,冰箱更惨,所有的食物都发霉变质。以及酒瓶?。。。

——真心佩服他搭档那顽强的生命。

=

“你这是什么意思。。。。”奈布用筷子戳了戳眼前的饭菜,“肉呢?”

“为了你的健康,它们必须被剔除。”

“2#43@@3$”

。。。。。。

“味道还好吗?”

“嗯”

——

“恭喜你们又完成了任务,这是奖赏。”

“今天可以让我喝酒了吧。”奈布接过红蝶手中厚厚的信封,开心地说道。

其实奈布的性格很简单,但杰克还是花了三个多月才将好感提升到‘搭档’级别。。。。

“三瓶”

“才这么点。。。。”奈布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老样子。。。。

“顺便一提,你藏在冰箱里,沙发底下,通风管道的啤酒已经被我没收了。”

“@#43%563$”

奈布好感上升^

=

“杰克!”奈布快速奔向杰克,却不知道背后,狙击手的瞄准镜已经瞄准了他。

眼前,敌方加密资料已经破译了95%,此时如果贸然离开必会导致任务失败,如果提醒奈布,那么子弹将会射中自己,可不提醒。。。。

分析:奈布生还率50%

     报废率80%

【软体不稳定^】

“奈布!背后!”

砰——

“杰——”

资料已破译完成。

=

“我又来看你了。”奈布再次抱着一大束白玫瑰站在坟墓前,“昨天可发生了件可怕的事情。”

“你差点又死了。”

“而且无论怎样,你永远改不了禁我酒这个习惯啊。”

“幸运的是,战争结束了,我也要退役了。”

将墓碑稍稍擦拭干净,并放下手中的花束。

“拜拜,老流氓。”

——

JK800-61

20xx.8.10——20xx.5.20

=红蝶and盲女

“你好,红蝶小姐”

“给,这是这次任务的资料。”虽说现在大多使用电子屏幕查看任务简介,但因为海伦娜小姐的特殊性,红蝶不得不每次为她准备特殊的纸质资料。

“谢谢”海伦娜甜甜的一笑,就让红蝶狂闪红圈。

海伦娜的任务主要是窃取情报,失去视力的她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被改造过的拐杖可以让她轻松获取情报。

红蝶偷偷看向海伦娜的眼睛,还是那么暗淡无光,因为毒气而损失的视力还是无法弥补回来。。。

=

“通知:本部门将于双方签署协议后解散,所有人员退役,仿生人将由所搭配的搭档管理。”

“鉴于海伦娜小姐的特殊情况,将派HD600负责照顾。”

——

“怎么样?”红蝶默默的跟在海伦娜身后,手中提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这次的日本旅行还不错吧。”这还是她们退休后第一次旅游呢。

“很好啊。”海伦娜回应道,顺便从摊位操起一副面具,“红蝶这个给你,带一带嘛。”

“我可以直接更改我的样子,不用这么麻烦的。。。。”

“拜托嘛。。。。”海伦娜可怜兮兮的抬着头望着红蝶,眼里充满了祈求。

“好吧。。。。”红蝶一脸不情愿的接过手上的般若面具戴在脸上,烟花刚好在空中绽放,照亮了海伦娜的眼睛。

“面具好看吗?”

“是的,十分漂亮。”

【软体不稳定^】                                                  

=

“您好,HD600前辈,我是HD700,负责接替您照顾海伦娜小姐的,您的型号过老,需要。。。。。等等!您3¥23#@@————”

在稍微纠缠后,红蝶成功关掉新型机的电源,将仿生人拖进卧室带上仪器。

“咳咳——咳,红蝶,真的行得通吗?”海伦娜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头上也带着个奇怪的仪器,繁乱的电线将两人的仪器连接在一起。

“将意识转移什么的。。。”

“从敌军那里窃取的研发成果属实,只是他们还未打算公布罢了,而且一旦成功。。。。”

毫不犹豫地摁下开关,仪器启动,伴随着大量的杂音。

咔哒——

传输完成,意识已转移。

=

“感觉怎么样?”

“还好。。。。基本适应了新的身体,还有。。。。。”

海伦娜猛地抱住红蝶,认真地盯着红蝶的脸。

“终于看见你了。”

【软体突变】


因为要补习。。。

从现在开始要存稿,开学之后再更新,谢谢理解啦。

我才不是因为坑太多才这样说的。。。。


没有写稿的欲望,谁来催个稿。。。。